155_90px;

Rss订阅 | 登陆 | 注册

1600_400px;

媒体中心

首页>媒体中心>媒体报道

媒体中心

2013年秋季拍卖书画板块盘点

编辑: 更新于:2014-2-20 阅读:

 
  

2013年秋拍注定是对书画部分各个板块进行深度检验的重要一季,其中有太多值得深思的状况”——古代书画依旧坚挺,稳中有进;近现代书画存在缩水,但黄胄季又带动了个别画家的高歌猛进;当代艺术大面积流拍,又有靳尚谊年、曾梵志的鹤立鸡群……一时间,书画拍卖场变得扑朔迷离。正是激情与理智、精品与凡品的交织碰撞,让我们逐一去梳理纷乱背后的思绪,找准今秋秋拍刮起的新风向。

  先看一组具有代表性的几大拍卖公司书画部分的成交数据。北京保利近现代书画部分总成交额为7.5亿元;古代书画4.1亿元,古代书画日场5065.98万元,古画夜场3.6亿元。

  香港佳士得书画总成交额为9.14亿元,近现代书画7.21亿元,成交率93%,;古代书画1.5亿元,成交率为92%。中国嘉德二十周年庆典书画部分总成交额为16.44亿元,中国古代书画成交额1.0015亿元,其中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总成交额5.68亿元,成交率90%。北京匡时古代书画2.77亿元,近现代书画约11.6亿元。成交额的多寡依赖于拍卖公司的诸多举措,更反映了藏家在投资过程中微妙变化:

  新风向一:私藏专场成宠儿

  理由:一般都是流传有序或出自世家且具有一定研究价值。作品多为首次面世,颇有原始股的特征,并且第一次露面往往会有不凡的表现。正如陶小明所说:生货不能用一般的市场价值来参考和衡量。

  由化整为零而出现的私藏专场即白手套专场,无疑是各大拍卖行得以凸显个性的法宝,凝聚了无数从业者的聪明才智,将同类作品集中亮相,完整地展现了各个作品在艺术家生涯中分别扮演的角色,冠之以私藏的名号彻底解除了藏家对作品真伪的顾虑,既营造了良好的展示环境又保证了颇高的成交率,可谓一举两得。

  从上表可以看出,100%的成交率已然证明了私藏专场获得了如大观夜场澄道夜场一样值得信赖与值得期待的地位。拍卖行精耕细作,加大与藏家交流的力度。如各大拍卖行与以黄胄夫人郑闻慧为代表的黄胄美术基金会以及私藏专场作品的持有者们的深度交流,促使藏家愿意拿出真正有说服力的力作,由此带动了一系列成交额的连锁反应,出现了黄胄季靳尚谊年等罕见的盛况,这也是市场形成良性循环的又一信号。

  新风向二:古代书画是真正的避风港,没有之一

  理由:古代书画经历了2005年后的首度提升,到2008年的低潮、2011年的顶点,再到如今的调整期,始终是稳重有进,避风港概念的真正内涵不是一夜飙升,而是历久弥坚。

  古代绘画的重镇除少数宋元大家的国宝级作品外,基本可以圈定在明四家”——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的精品和清代康熙帝、乾隆帝及御用画家——董邦达、钱维城、王翚的应制精品以及清四僧”——弘仁、髡残、八大、石涛作品范围内。相比之下,扬州八怪的作品因为赝品众多而鲜有突破千万的作品。反观明代的徐渭、陈淳,清代的龚贤等非院体制度的画家却一直有着不俗的表现。

  古代书法部分,明代的沈周、文征明、祝允明,清代的王铎、傅山一直充当着市场的晴雨表。随着日本等国家回流作品征集的难度加大,绘画板块的整体态势仍好于书法板块。

新风向三:众人拾柴火焰高”——关注各拍卖公司对某一画家的整体征集情况

  理由:尽管各个拍卖行存在着一定的竞争关系,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情况已然形成。当某一画家在各大拍卖行出现征集乐观的情况,可能意味着这一画家的作品价位会出现一波新的高潮,如2013年春拍的张大千和秋拍的黄胄。

  今年黄胄的作品在拍卖场上大放异彩可以归结为两个主要原因:从内因来看,黄胄作为近现代人物画大家,将以西方写实手法来改造中国画的徐蒋体系贯彻下去,并以速写的优势去展现新时代的巨变,取得了巨大成就,是重要的过渡性人物。因为市场上赝品数量大以及画家作品存世量大等多种原因,使得其作品一直无法比肩齐白石、傅抱石等人。但他的优势也在于精品力作多,文人式消遣类作品少,让他的精品完全可以创作出与另几位大家分庭抗礼的局面。就外因而言,在齐、傅、徐、张、李等五人的作品达到新的瓶颈高度以后,黄胄精品的出现完全可以挑起市场的大梁。恰逢今秋各拍卖机构在黄胄作品征集方面比较乐观,这也促成了黄胄精品的集中亮相,颇有些贺岁档上演龙争虎斗的意味,从而掀起一波黄胄热。这一现象的出现也许会带动更多的潘天寿热林风眠热的出现。当年的黄宾虹热就是个成功的个案。

  新风向四:近现代书画中偏高端藏品成市场中坚

  理由:国人的审美疲劳永远需要刺激,关注点只在几件过亿藏品上徘徊,俗话说:瞧出殡的不怕殡大。几件天价藏品不可能撑起整个书画市场,那只是行外人的一厢情愿或无知者的叫嚣而已。正如孔达达所说:资本运作下产生的亿元成交似乎失去了以往影响市场的超凡能力,中国藏家并未如预期那样积极跟进。真正的市场复兴在于画家高端作品的表现情况,这一板块才是树立个人品牌效应的关键一环。新一轮价格增长将启动,但并非针对高端市场,其价格成长更加平均化,中低端市场行情将在秋拍中被拉动。甘学军如是说。

  如今市场的走势——古代与近现代画家的精品是不会过多地受制于市场沉浮的干扰,藏家惜售、征集拍品困难是近几年市场需要面对的现实。但一旦有精品力作出现,藏家依然会不惜重金去抄底。平心而论,古代与近现代大家润格排位的更迭只能代表某一画家在某一年份的个别表现,最终的成交额依然要依靠具体作品的表现。

 从今年近现代书画前六名来看,除黄胄以外,各一线大家都表现得比较稳定,并且高价成交额基本依然出现在嘉德、保利、匡时等少数几大拍中。这一方面体现了拍卖公司确实可以以藏品背后的潜藏价值做足文章,确保标的顺利成交,同时,也折射出藏家对大拍的信赖。    

  另外,市场对一线大家的作品也有了更高层次的要求,除了古玩字画所具备的五德”——老、少、精、美、好之外,对尺幅的要求也有所提高。综观成交额排在前几位的作品,无一例外都是大幅力作,除少数限量版作品(张大千《红拂女》)外,八平尺以下的单幅普通精品已经很难突破千万元大关;十六平尺以下的作品很难突破四千万元大关;想要攀升亿元大关,尺幅低于二十五至五十平尺的作品在近现代板块几乎很难实现,并且往往还要夹带些许政治色彩。

  新风向五:近现代潘天寿、石鲁、陆俨少、黄宾虹、蒋兆和、林风眠或将出现新的高点

  理由:近现代十二大家(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徐悲鸿、黄胄、黄宾虹、潘天寿、林风眠、石鲁、陆俨少、蒋兆和)中的六人已经身处亿元俱乐部,市场与拍卖公司下一步的挖掘对象将有可能是其余六人。当然,略逊一筹的谢稚柳、于非闇、吴湖帆也同样让人充满了期待。

  但上述六人在创造亿元高价上都存在各自的局限性。石鲁和潘天寿的作品市场流通量很小;林风眠的假画横行,市场上始终难见震撼性力作;黄宾虹的作品整体价位很高,但极少能见到十六平方尺以上的作品;市场上蒋兆和的作品多为早年的写生和晚年的歌颂类型或古意题材创作,难见佳品。

  在市场处于调整期之时,依然有很多画家的作品创下了个人成交额新高,这也印证了上文所谈到的精品就会产生精品价的真理。高价的作品往往是首次露面的生货,这也透露给藏家一个信息:慧眼识珠在天价频出的时代依然奏效,字是基础,字更是高招,有眼力的藏家应该放下包袱,不要过多地盯住黄胄的驴、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李可染的牛这些妇孺皆知的规律,要去深入挖掘画家看似不太擅长的题材,龚贤的书法、溥心畬的鸽子就是个明证。正如资深藏家刘健诚所说:民国以前的画家都是多面手,更不会把自己变成个画驴、画马的专业户,文征明与沈周的花鸟、徐渭与龚贤的书法、傅抱石与李可染的人物、周思聪的残荷其实毫不逊色于他们所谓的主项

  新风向六:近现代一线大家早年出现过的高价拍品需谨慎

  理由:市场已经达到顶点,除非大的经济环境有改观,否则不太可能出现2011年那样井喷式的高价。精品反复亮相,或已无人跟进。

  长期以来,齐白石、张大千一直被看作是拍卖场上的定海神针。然而2013年的秋拍,这两个人却分别出现了流拍或低于估价成交的囧况。在嘉德大观书画之夜”4个小专场中,近现代书画专场的29件拍品,流拍了6件,齐白石的《秋叶苍鹰》就在其中。这幅作品在2003年嘉德春拍时曾以30.8万元成交,今年嘉德秋拍大观夜场上估价480万到680万元,最终流拍。张大千的一张《芭蕉仕女图》在2011年春拍就曾经以920万元成交,今秋再次上拍,底价仅仅只有180万元,最终以805万元成交。嘉德书画板块5.68亿元的成交额比春拍下降了11.5%,其中的近现代书画专场流拍最多。嘉德素有拍卖行领头羊之称,重要场次的重要作品遭遇流拍或低价成交,这种情况在其它拍卖行都有不同程度的出现,可见市场正在逐步趋于理智和冷静。

  综观2013年秋拍总的态势,有惊喜也有遗憾。有回暖的迹象也好,处于理性调整期也罢,业内人士众说纷纭,但市场的发展依然遵循自身运行的规律。最值得称道的是,各个拍卖公司都能充分挖掘自身的优势,为藏家创造优良的交易氛围,并充分彰显藏品背后的文化价值,形成良性的循环,这确是一个最为喜人的秋拍信号。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上篇:

下篇:

500_40px